抵押物涉及刑事犯罪銀行是否可行使優先受償權的問題

發布時間:2020-01-19 點擊數:356


在處理“刑民交叉”的案件中,“先刑后民”已經成為法院裁判時固有的處理模式,這樣的思維被貫穿于法院從審理到執行的全過程。在審理過程中,法院經常要求民事案件的判決應當等待刑事案件的裁判結果,造成民事案件審判期限被無故延長。在執行過程中當被執行人需要同時承擔民事責任和刑事責任時,執行法院又往往以刑事被害人作為優先退賠的對象,而否認設定有抵押權的債權優先受償的權利,沒有體現對民事債權人合法權利的尊重和保護。

根據《最高人民法院關于刑事裁判涉財產部分執行的若干規定》第十一條第二款和第十三條第一款的規定,即使抵押物已被生效的刑事判決查封甚至沒收,并不影響已經合法成立的抵押權優先受償的效力。

借款人對銀行所負債務為合法債務,抵押房屋已辦理抵押登記,故銀行對抵押登記房屋應具有優先受償權。抵押房屋雖被列入刑事案件沒收財產的財產范圍,但根據最高法院的司法解釋,銀行作為債權人主張對借款人提供的,刑事案件中的執行標的即抵押房屋享有優先受償權的,應予以支持,且該優先受償權的順位優于刑事被害人獲得退賠的權利。

案涉抵押房產被另案生效的刑事判決認定為使用違法所得購置并判決予以沒收,在刑事判決作出前成立的不動產抵押權是否受影響,抵押權人是否仍然享有優先受償權。根據《最高人民法院關于刑事裁判涉財產部分執行的若干規定》第十三條的規定,“被執行人在執行中同時承擔刑事責任、民事責任,其財產不足以支付的……債權人對執行標的依法享有優先受償權,其主張優先受償的,人民法院應當在前款第(一)項規定的醫療費用受償后,予以支持。”也就是說,即使生效刑事判決將案涉抵押房產沒收,但不影響成立在先的債權人基于抵押權享有的優先受償權。

即使案涉抵押房產是由借款人使用違法所得購置,銀行享有的抵押權仍合法有效。最高人民法院《關于刑事裁判涉財產部分執行的若干規定》第十一條規定,被執行人將刑事裁判認定為贓款贓物的涉案財物用于清償債務、轉讓或者設置其他權利負擔……第三人善意取得涉案財物的,執行程序中不予追繳。也即是說,成立在先的銀行享有的抵押權如果符合善意取得的構成要件,即銀行已按約發放足額貸款,房產已辦理抵押登記且銀行對抵押物的違法性瑕疵不知情的情況下,即使另案刑事判決已經將該房產以違法所得為由予以沒收,也不應影響銀行就該抵押物享有的優先受償權的。

銀行基于債權債務關系享有的優先受償權應優先于刑事案件被害人獲得退賠的權利。最高人民法院《關于刑事裁判涉財產部分執行的若干規定》第十三條第二款規定,對執行標的享有的優先受償權應當在人身損害賠償的醫療費用賠付之后受償,但并沒有規定同樣排在醫療費用之后的“退賠被害人的損失”與對執行標的優先受償權孰先孰后受償的問題。時任最高法院執行局局長劉貴祥及最高法院法官閆燕在《人民司法》2015年第一期發表的《<關于刑事裁判涉財產部分執行的若干規定>的理解與適用》中認為,“債權人對執行標的享有抵押權的,對其抵押權應優先予以保護,但是,其優先受償權不得優先于醫療費用的支付”,同時“由于刑事案件的被害人對于遭受犯罪侵害的事實無法預測和避免,被害人對被非法占有、處置的財產主張權利只能通過追繳或者退賠予以解決,在贓款贓物追繳不能的情況下,被執行人在贓款贓物等值范圍內予以賠償”,因此可認為【抵押權的優先受償權應優先于刑事退賠。】

銀行在辦理抵押貸款過程中,盡到了審慎審查和合理注意的義務,因此即便借款人在設定抵押時存在無權處分的情形,銀行對案涉房屋的抵押權也構成善意取得。刑事裁判并未否定抵押合同的效力,故合法成立的抵押權應受法律保護。

申請執行人銀行是被執行人名下房產的抵押權人,對房產享有合法的抵押權,即使異議人是刑事受害人,銀行作為抵押權人依法優先于刑事受害人受償。

已經生效的法院判決認定銀行對借款人提供的抵押物享有優先受償權,該判決認定案涉標的設置的抵押有效,故銀行享有的優先受償權其受償順位優先于退賠案外人的損失。

被執行人兼負刑事和民事債務,且債權人對執行標的依法享有抵押權,執行法院在清償被害方醫療費用后,對抵押權人優先受償的請求應予支持。

同時也提請當事人在債務人兼負刑事及民事債務時,抵押權優于被害人的損失退還請求權而劣于被害人人身損害醫藥費用清償請求權受到保護,應重點關注以下內容:

一、在處理刑事案涉房產時,因房產上負有合法有效的抵押權,執行法院在清償被害方人身損害賠償醫療費用后對抵押權人優先受償的請求應予支持。所以,案涉房產抵押權人的優先受償權在刑事案件中依然受到法律保護。

二、執行案件中,若被執行人所有財產系非法所得,比如刑事裁判認定案涉房屋系被執行人用其所吸收的款項以被執行人的名義購置,但該裁判并未否定案涉抵押合同的效力,在沒有證據證明中抵押權人知道或應當知道案涉房屋系贓款購置以及抵押權人盡到注意義務的情況下,抵押權人作為善意第三人,其對案涉房屋享有的抵押權,應就房屋執行案款享有優先受償權。所以,抵押房產雖系贓款所購,但作為善意第三人的抵押權人仍可就執行抵押財產所得款項請求優先受償。

三、執行中,債權人申請執行被執行人財產的,此時因刑事裁定被執行人財產系他人所有,但由于申請執行人對涉案房產享有抵押權,根據《最高人民法院關于刑事裁判涉財產部分執行的若干規定》第十三條的規定,其抵押權應優先于被害人退賠損失請求權受到法律保護,該他人要求將涉案房產拍賣款優先退賠給自己的,于法無據,法院不予支持。所以,抵押房產雖非被執行人所有的財產,抵押權人仍可就抵押財產優先于刑事被害人損失退賠請求受到清償。

有關刑事追贓房產拍賣的,抵押權優先于被害人損失退賠請求權受到清償的問題。

雖然刑事裁定認定案涉房屋系抵押人用其所吸收的款項以抵押人的名義購置,但該裁定并未否定案涉抵押合同的效力,在沒有證據證明抵押權人知道或應當知道案涉房屋系贓款購置以及在貸款審核過程中存在過錯的情況下,抵押權人作為善意第三人,其對案涉房屋享有的抵押權,應就房屋執行案款享有優先受償權。

執行法院在對涉案民事裁判的執行過程中,發現被執行人同時還承擔刑事責任,在被執行財產已拍賣變現但相關刑事裁判涉財產部分尚未執結的情況下,執行法院可暫緩處置涉案房產拍賣款。

即使涉案房產并非被執行人所有財產,由于申請執行人對涉案房產享有抵押權,根據《最高人民法院關于刑事裁判涉財產部分執行的若干規定》第十三條的規定,其抵押權應優先于被害人退賠損失請求權受到法律保護。

債權人對執行標的依法享有抵押權并主張優先受償的,抵押權人貸款本息在執行標的拍賣所得案款中優先受償。


【相關法律規定】

《最高人民法院關于刑事裁判涉財產部分執行的若干規定》(法釋〔2014〕13號)

第一條第一款 本規定所稱刑事裁判涉財產部分的執行,是指發生法律效力的刑事裁判主文確定的下列事項的執行:

(一)罰金、沒收財產;

(二)責令退賠;

(三)處置隨案移送的贓款贓物;

(四)沒收隨案移送的供犯罪所用本人財物;

(五)其他應當由人民法院執行的相關事項。

第十一條 被執行人將刑事裁判認定為贓款贓物的涉案財物用于清償債務、轉讓或者設置其他權利負擔,具有下列情形之一的,人民法院應予追繳:

(一)第三人明知是涉案財物而接受的;

(二)第三人無償或者以明顯低于市場的價格取得涉案財物的;

(三)第三人通過非法債務清償或者違法犯罪活動取得涉案財物的;

(四)第三人通過其他惡意方式取得涉案財物的。

第三人善意取得涉案財物的,執行程序中不予追繳。作為原所有人的被害人對該涉案財物主張權利的,人民法院應當告知其通過訴訟程序處理。

第十三條 被執行人在執行中同時承擔刑事責任、民事責任,其財產不足以支付的,按照下列順序執行:

(一)人身損害賠償中的醫療費用;

(二)退賠被害人的損失;

(三)其他民事債務;

(四)罰金;

(五)沒收財產。

債權人對執行標的依法享有優先受償權,其主張優先受償的,人民法院應當在前款第(一)項規定的醫療費用受償后,予以支持。


《物權法》

第一百七十六條 被擔保的債權既有物的擔保又有人的擔保的,債務人不履行到期債務或者發生當事人約定的實現擔保物權的情形,債權人應當按照約定實現債權;沒有約定或者約定不明確,債務人自己提供物的擔保的,債權人應當先就該物的擔保實現債權。

第一百七十九條第一款 為擔保債務的履行,債務人或者第三人不轉移財產的占有,將該財產抵押給債權人的,債務人不履行到期債務或發生當事人約定的實現抵押權的情形,債權人有權就該財產優先受償。



(信貸風險管理)


广西十一选五玩法